打开医生站
听个好讲座

立即下载

2019年,医院这些岗位或将得到更高的报酬,绩效分配真的要来了

医学界智库

这个农历春节,各地卫生行政部门、三级医院多个职能部门、临床科室负责人,估计要加班。


节前,国务院办公厅印发《关于加强三级公立医院绩效考核工作的意见》(以下简称《意见》)


选在这个节骨眼印发,似乎有层用意:请各级卫生行政部门和医院抓紧制定2019年责任目标考核,和国家的绩效考核指标逐一匹配。


从已公布的指标体系来看,医院所有人都将牵涉其中:个人的薪酬构成和职业晋升,科室的发展和科研规划,未来医院评价和分级等,都会因为《意见》出台,发生重大改变。


院科二次分配可能要“变脸”


“绩效改革就是院领导、绩效办的事。我们就是等通知。即使有意见,上面听吗?”《意见》火爆互联网,但仍有医护不感兴趣。


一部分原因在于,多数医院实施院科两级的绩效分配


  • 医院绩效办针对临床科室,设计考核指标,根据完成情况,实现1次分配到科室;

  • 由科室完成2次分配到个人,完成个性化激励。


因此,医护个体需要配合的,是科室层面的绩效调整,而不关注全院战略目标。甚至有时候,从上而下的政策抵达科室层面后,变动并不大。


“在不少发达国家和地区,也实施院科两级管理。这是现下,运行效率更高、成本更低、更公允的组织结构设计。”上海交通大学医院战略管理研究所副所长史戈说。


这其中有医疗行业的特殊性,也更符合中国医院管理体系的实际。


举例来说。同样一台阑尾炎手术。有的医生半小时完成,有的需要1.5小时。我们不能草率地说,半小时完成的就一定好。


手术时间长,付出多可能是因为患者基准情况不一样,出血量、并发症也不同。患者满意度也会因非医疗因素,而有显著差别。分配中的一个工作量所包含的强度和难易度自然也应该不一样,当然,也有可能是确实在技术上不够熟练。


“若由医院绩效办、医务处针对每一个医疗行为设定科室内考核指标,从信息收集、分析到执行,成本非常高。若将这样的考核放到科室,临床医生更清楚一台高效、安全、优质手术所包含的各种变量,那其讨论结果更可得,准确度也更高,更利于发挥绩效的识别作用。这是个例子。从理论上来说,就是对完全责任主体,考核结果;对不完全责任主体,考核过程。科室可算作完全责任主体。”史戈说。


随着《意见》的出台,一些主观因素(如满意度、医德)、无法定量的科室绩效考核指标,将发生变化。


按《意见》支撑体系要求,2019年3月底前,三级公立医院全部纳入国家卫健委满意度调查平台。


此外,届时,全国三级公立医院绩效考核信息系统将建成。疾病分类编码、手术操作编码和医学名词术语集等,将全国统一。


史戈认为,科室二级分配指标既要体现效率又要体现公平,目的是调动工作积极性,而不是创收积极性。


绩效引导医疗行为,个体薪酬结构将变革


史戈除担任上海交通大学医院战略管理研究所副所长,还于上海某大型三甲医院绩效办供职。


他指出,全面推行绩效考核,是建立健全现代医院管理制度的重要一环。操作中应从战略角度在三个层面实施。


  • 围绕使命和愿景设定合理的战略目标;

  • 构建适当的组织架构和设计合理的业务流程;

  • 绩效评价和反馈;


一项战略任务应该是引导组织全员共同融入战略目标,每个人完成一点点战略任务,共同努力达成战略目标,而不是少数人完成战略任务的全部。


“从纵向来看,绩效覆盖从院长到一线医生。从横向看,医院所有临床部门、职能部门都需要参与。”史戈介绍。


这在绩效考核指标设定中,也可见一斑。《意见》分4项一级指标,14项二级指标,55项三级指标。其中多项指标旨在引导医疗行为,需要全院医护人员深度参与。包括:


首先,“医疗质量”需考核下转患者人次数(门诊、住院)、日间手术占择期手术比例、出院患者微创手术占比、出院患者四级手术比例、手术患者并发症发生率、I类切口手术部位感染率、单病种质量控制等。且,国家已经从控制费用总量,转向关注费用结构。如要求医院定量上报抗菌药物使用强度、基本药物采购品种数占比、国家组织药品集中采购中标药品使用比例等。


其次,“运营效率”需考核医疗服务收入占比等指标。效率虽然是组织运行的核心目标,但从目前公立医院医疗服务供求状况,医保支付模式,以及内部分配以工作量为主导情况看,有可能会导致过度医疗等行为。


再次,“持续发展”指标基于人才结构、人才培养、学科建设等维度而设计。这是一个科室乃至医院,持续发展、壮大的基础和保障。


史戈认为,这些绩效考核指标的确立,是希望引导医务人员提高技术水平,依靠技术和劳动获得阳光收入,并推动医院优化收入结构,形成有效激励和约束,为薪酬制度改革创造机会。但实施中也要根据现行体制和机制,尤其是医保支付模式进行不断优化和完善。


南京市第一医院副院长赵太宏在接受媒体采访时,指出:


那些付出多、技术含量高、劳动强度大、风险系数高的岗位,理应比常见病科室得到更高的报酬,只有拉开差距,才能实现合理的分配绩效。


“大病进大医院,小病进社区医院,康复回社区”的分级诊疗理念,也因为《意见》更注重质量内涵考核,更具可操作性。


直观数据直接呈现医疗行业的横、纵比较


展望未来,绩效考核对医改的重大意义,是依托于大数据系统,各医院考核结果在全国平台、面向社会开放。


在三级指标中,有50项是定量指标,可全国比较。依托考核系统设计,26项指标属国家监控指标。其中有15项,可直接通过系统抓取。如此一来,医院自身的纵向比较,医院间的横向比较,都将直观呈现。


史戈表示,这些定量指标能否准确反映医院运行状况,取决于两个层面:


  1. 指标设计是否科学、全面;

  2. 指标相关数据的可得性、及时性和准确性。


其中,第二点的执行难度更大。


如,《意见》提出“提高病案首页质量”“统一编码和术语集”。这是绩效考核的基础性工作,由医院填报。


这些数据可以从医院HIS直接获得。理论上说,能客观反应医疗质量、手术难度、均次费用等。此前,国内某大型三甲医院院长曾提出,希望从病案首页提出数据,进行医院医疗服务能力排名。最终不了了之。


这是因为,目前我国各地区、甚至同一地区不同医院的病种差异较大,信息化发展水平及可获取医疗服务信息的能力参差不齐。而且,各医院的手术名称编码各异,填写方式明显不同。“什么是分析对象,哪些数据应被纳入,数据收集后何如分析、对比,是绩效考核的难点所在,需要在国家卫健委的统一部署下分步推进。”史戈说。


但史戈也指出,这次国家层面出台的统一指标体系,部分此前是财政、发展改革、医保等多部门单独采集使用的,数据已经结构化(如医保费用),来源清晰。


此外,从北京市医院管理局和上海申康医院发展中心的绩效考核可知,全国各种比例和数据汇总后,进行全面比较,形成一个合理的区间。这个区间就是底线。


“上海、北京等地推行医院绩效考核多年,信息系统完善,可以做到月报、季报汇总,形成闭环式管理和持续性改进。”史戈说,国家卫健委列出细致的时间表,应该是前期做了大量工作,相信工作能顺利推进。



参考资料:

http://www.sohu.com/a/292660942_139908

https://news.sina.com.cn/o/2019-01-31/doc-ihqfskcp2191977.shtml

http://caifuhao.eastmoney.com/news/20190131183113311319540



扫一扫
关注医生站